姚建芳:农村电商物流配送遭遇”最后一公里“瓶颈

作者:匿名 来源: 《中国经营报》; 2019-03-11

(batdaily讯)

摘要:日前,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姚建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电商物流“采访时表示:虽然有了很大发展,但由于基础网络建设还不够成熟,农村物流点对点、门到门的‘最后一公里配送’相比城市物流还存在一定距离。

农村电商发展备受关注,而农村电商发展却因为物流配送问题遭遇了‘最后一公里’的瓶颈,政策对电商和快递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助推作用。为响应国家政策推进快递下乡,助力农村发展,提升网络覆盖,各互联网巨头也都在努力地建设农村电商的物流配送。阿里方面通过‘村淘’和‘菜鸟’的农村物流实现工业品下行与农产品上行的双向体系。京东也建立了县级服务中心以开展农村物流,设置配送站长、物流配送员和乡村主管。顺丰早在2014年就开启了网点下沉计划,对农村地区进行覆盖。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物流掣肘 电商下沉亟待健全农村流通网络》


2019年3月5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促进线上线下消费融合发展。健全农村流通网络,支持电商和快递发展。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让群众放心消费、便利消费。”

近年来,我国农村电子商务发展速度明显加快。电子商务进农村正在引发农村用户生活方式新变革,也成为当前农村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农村流通网络还不够健全。特别是一些偏远、贫困地区的物流体系仍未完善。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姚建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有了很大发展,但由于基础网络建设还不够成熟,农村物流点对点、门到门的‘最后一公里配送’相比城市物流还存在一定距离。”

电子商务进农村

今年40岁的张永红是重庆武隆区和顺镇海螺村村民。因为2006年的一次意外事故下身瘫痪。

由于行动不便,张永红只能看电视打发时间。一次,他偶然在电视上看到用智能手机可以售卖土特产,于是他在2013年着手经营淘宝店、微店,并通过微博、微信多个渠道进行宣传售卖。可以说,电子商务改变了他的命运。

张永红向记者表示:“我2013年就开始做电商,到2015年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土特产公司。2018年年销售额达到1100多万(元)。”

记者了解到,农村电商主要有两方面内容:一是工业品下行,二是农产品上行。目前农村地区主要聚焦农产品上行。“三农”学者、农村电商专家魏延安告诉记者:“下行是工业标准品,渠道也成熟,相对好做;农产品是非标准品,而且鲜活性突出,上行困难多。”

张永红告诉记者,自己的电商平台受到政府大力扶持。“各方面扶持累计有100多万(元),没有党委、政府的支持,自己的电商平台也不会经营得如此顺利。”

农村电商也成为扶贫的新兴途径。张永红在做的,就是将农产品卖到城市。他向记者表示,他通过卖土鸡蛋、蜂蜜、土豆等一系列土特产,不仅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也与海螺村100多农户建立供销关系,带领周边村民一起脱贫增收。

记者梳理发现,不少大型电商平台,也开始加速渠道下沉,大力发展农村电商。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提出,加强农村消费者权益保护,促进农村品质消费升级。同时,拓宽下乡产品的范畴,增加多样性,持续把更多中高端产品和优质服务带到低线市场,满足农村消费者日益多元化的消费需求。

京东方面告诉记者:“打造农业品牌的难度在于渠道和宣传,而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大大降低了这些门槛。利用电子商务这种新的营销方法,能够快速了解到消费市场的变化,并及时做出反应,容易与消费者形成良好的沟通。”

入门易 经营难

即便有政策和电商平台的支持,经营农村电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张永红认为:“虽然农村电商是未来的趋势,不少年轻人也回乡准备去做,但真正想要做好农村电商并不容易。”

记者了解到,农村电商在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新问题。除农村电商的投诉有所增加,部分商家也遭遇过“恶意订单”。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认为:“农村电商虽起步较晚但是发展迅速,从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到政府工作报告,均提到了‘健全农村流通网络,支持电商和快递发展’,为解决农村电商发展过程中的流通体系落后问题提供了政策支撑,但如何能在实践中发展好农村电商、解决好农户维权难等问题尚需各方努力。”

近年来,虽然农村电商发展势头迅猛,尤其在生鲜方面更是率先向线上线下融合进军。但张新年向记者表示,他认为农村电商可能已入竞争者多、差异化小的“红海”。究其原因则在于农村电商销售的商品一旦畅销,就很容易被抄袭模仿,而其往往不懂运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时而久之自然会造成市场同质化严重,致使部分农村电商发展步履维艰。

张永红告诉记者,随着农产品上行的火爆,很多年轻人也想做农村电商,但不知道怎么推广。甚至很多农村电商平台没有去工商局办理手续,在产品质量、售后服务上有很大缺陷。

“农产品出现质量问题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标准化落后,质量标准残缺,执行不严,客户体验不高;二是质量追溯体系不健全,一些经营者不诚信或夸大宣传,导致城乡的生产者与消费者信任度不高;三是品牌化程度不高,区域公用品牌保护机制不全,企业市场品牌不强,市场鱼龙混杂。”魏延安告诉记者,“改进农产品电商,要标准化、规模化、品牌化,重点扶持优势品牌;传播农产品的真实好声音,促进城乡互信,并大胆运用众筹、直播、领养等新形式,促进产销对接等。”

针对上述农村电商乱象,张新年认为:“农村电商作为电商的一种,同样要受到电商法的约束与规制。乡镇的司法所应当积极发挥机构职能,向辖区内的农村电商开展法治教育工作,同时为被侵权的农村电商提供相应的法律咨询与建议,参与相关的调解工作,用法律助力农村电商的良性发展。”

“农村电商自身也要依法诚信经营,发挥地域优势,注重产品质量。商家的诚信是持续经营的基石,产品的品质则是获得口碑的砖瓦。只有具备优质的产品质量与诚信的经营行为,才能铸就产品的口碑,才能树立农村电商的独有品牌。在这方面不仅需要农村电商自身的努力,也需要相关监管机构的外部监督。”张新年向记者坦言。

解决“最后一公里”

农村地区物流基础设施薄弱、运营效率低,配送体系建立相对缓慢。相对城市而言,一方面农村地广人稀、居住分散,另一方面地形地貌多样,道路条件差,山地、河流等因素导致物流很难实现直线距离配送。解决“最后一公里”成为摆在商家与用户之间的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石泉县分公司乡村邮递员赵明翠代表见证了脱贫攻坚取得的成效,但也经历了交通带来的物流不便。赵明翠建议,应进一步给予特困山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政策倾斜支持,让村民们的产品能够走出山区。

“电商有两个翅膀——金融支付与物流快递,缺一不可。金融支付大平台已经提供,但物流快递农村非常落后,受制于交通条件、服务站点、盈利水平等原因,不通、不快、不便宜的问题十分突出,一些贫困地区的单件快递费高达二三十元,成为农产品上行的痛点。”魏延安告诉记者,农村物流快递滞后,原因较多,大体看:农村基础设施落后,交通不便,物流企业少,物流路线稀缺,配套的仓储包装跟不上,冷链匮乏,加之业务量小,盈利很难,乡以下尤其不经济,下行最后一公里和上行最初一公里都十分困难。

对于物流近几年的变化,张永红也深有感触。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物流太慢,新鲜的鸡蛋、肉类都不敢发。现在物流方便很多,即便是夏天,土鸡肉、新鲜鸡蛋也可以很好地储存、运送。”

电商平台也为解决“最后一公里”进行诸多尝试。姚建芳表示:“农村电商发展备受关注,而农村电商发展却因为物流配送问题遭遇了‘最后一公里’的瓶颈,政策对电商和快递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助推作用。为响应国家政策推进快递下乡,助力农村发展,提升网络覆盖,各互联网巨头也都在努力地建设农村电商的物流配送。阿里方面通过‘村淘’和‘菜鸟’的农村物流实现工业品下行与农产品上行的双向体系。京东也建立了县级服务中心以开展农村物流,设置配送站长、物流配送员和乡村主管。顺丰早在2014年就开启了网点下沉计划,对农村地区进行覆盖。”

京东方面向记者介绍:“目前京东在末端配送环节的运营模式是:无人机从京东配送站点起飞,依照固定航线飞行,抵达降落点后抛货并自主返航,随后由乡村合作伙伴完成村民端商品配送,有效带动农村地区电商的发展和百姓消费的升级。”

魏延安对记者解释称:“想要突破农村物流难题,首先,要加大力度,改善物流基础设施,保证要通物流,尽快实现所有乡镇物流快递点全覆盖,加速向村级延伸。其次,要加大冷链物流扶持力度,解决鲜活农产品物流难点。最后,要创新农村物流模式,大力发展第三方物流、第四方物流,协同乡村物流资源,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版权提示】BAT日报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