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盘点:近几年BAT的青年导演扶植计划进展如何?

2018-05-28 14:28 投黑马 投黑马

上世纪后半期,国内电影走的是电影厂路线,人才的培养、输出都在体制内完成,2000年后,电影市场逐渐扩张,电影厂没落,原先的机制失效,人才选拔走出了一条新路子。2006年刘德华资助的“亚洲新星导”计划推出了宁浩和《疯狂的石头》,之后的十多年,陆续出现了好几十个不同种类的青年导演扶植计划。

近几年BAT等几家大互联网公司涉足影视,网络电影渠道也逐渐被打开,(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他们开发的这若干个青年导演扶植计划执行状况如何?

QQͼƬ20180528140929.png

A计划

2015年10月,阿里影业联合优酷土豆、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巨人网络、新片场等多家合作伙伴共同启动A计划,即全球青年电影人发掘行动──面向全球范围年龄45岁以下的电影从业者(包括不限于导演、编剧、制片、演员等),为全行业发掘、培养最顶尖的A级人才。由一线电影人委培生、8090喜剧工场、全业态孵化联合体以及10亿元专项基金等四个部分构成。

去年金马奖拿下最佳男主角、最佳原著剧本的《老兽》,就曾在2016年FIRST电影节的创投会上,获得过A计划1万美元的剧本发展金;

诗人导演韩东也在加入贾樟柯的“添翼计划”后,获得了A计划的支持并拍摄完成了导演处女作《在码头》;

同样出自A计划的还有李霄峰(《少女哪咤》)的新片《追踪》,后两者都入围了去年的釜山电影节。

青梦导演扶持计划

2017年企鹅影视的青梦导演扶持计划通过提案征集,从超过千部的作品中选拔出18强进入青梦训练营,接受权威导师的专业培训,打磨剧本、平衡艺术性与商业性,之后选出15强进入投拍阶段,包括微电影和网络电影。

2018年青梦计划升级,增加了院线参赛通道,新媒体参赛通道中取消了微电影单元并加大了对网络电影的扶持力度,单片扶持资金上也由去年的300万元/部提升至最高400万元/部。而评审团由业界、学界的共计12位权威专家成员,及企鹅影视、腾讯视频专业内容评审与运营团队组成。其中,评审团主席由张家振担任,评审团副主席由白一骢担任。

NEXT IDEA计划

2015年由腾讯影业发起,致力发掘中国潜力青年影视人才,助力年轻人完成梦想,建立起对年轻影视人才的系统发掘与培养体系。NEXT IDEA是一个系统性的计划,针对青年编剧、导演、演员这三个可能是影视行业工种进行人才挖掘及培养。

2016年NEXT IDEA青年编剧大赛二等奖获得者张翰生的作品《森山之雾》,(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之后在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创投单元获得了特等奖,该项目已确定由青年电影制片厂来牵头进行项目后续开发。

春藤电影工坊

2017年4月,腾讯影业在NEXTIDEA计划外,单独开辟了一条副线,专门支持年轻的电影人、扶持具备独特探索精神的影视项目。

比翼新电影计划

是春藤电影工坊旗下的第一个系统计划,由爱奇艺、腾讯影业、二十世纪福克斯、新片场影业、伯乐影业、好家伙影业、新浪娱乐 7 家公司发起的10 部漫画改编成网络电影的统称。

这 10 部将被改编的漫画分别为《双生灵探》、《无罪之城》、《猎魂师》、《我是杀手女仆》、《不结婚》、《花悸》、《末世人间道》、《灵契》、《私人英雄》以及《白门五甲》。已于2017年3月起陆续开机。

2017年6月,由爱奇艺提出的基于爱奇艺平台的电影计划,目的是借由扶植新导演、合作处女作之机,为中国电影注入更多新生力量。

目前已经有四位处女作导演,携带着他们的四部作品参与到“17计划”之中,分别是:已公映的金马奖最佳影片《八月》、演员吕聿来转型导演处女作《桃源》、须一瓜原著小说改编作品《淡蓝琥珀》以及姜凯阳执导的警匪题材影片《道高一丈》。

大爱计划

2017年8月,爱奇艺联合大地电影、电影频道和正夫影业,推出“大爱青年电影计划”,旨在推出优质内容、鼓励新锐导演、建立电影立体发行布局。本届大爱青年电影计划最终将推出10部剧情长片,通过网络、院线、电视台等多渠道发行。入围项目将获得共计500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支持。计划还会协助项目成片申请电影公映许可证,根据具体情况,作品将在大地院线、爱奇艺、CCTV6电影频道播出。

2018年1月,公布了“大爱计划”第一期,从726个原创项目方案中选出的5部新片,分别为《剑归何处》、《春江水暖》、《我的右手》、《未完待续》和《刍狗》。

「 从挤院线电影独木桥,到网络电影市场崛起 」

很明显,BAT的加入,相当大的拓展了市场的范围,尤其是视频平台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用户养成付费习惯,在网剧、网络电影商业模式逐渐成熟后,市场容量的扩大,直接导致无数从业者被吸纳进来,也给了许多年轻人机会。

过去即便加入各类扶植计划,能够拍出作品,也只有电影节和院线这么两条路走,两条路都属于挤独木桥式的竞争,把许多没有经验没有资历的年轻人挡在了门外。

网络电影给了他们练手的机会,也让他们有了更多出头的希望。

「 艺术片偏多,商业片、类型片导演缺乏 」 

总体来说,青年导演计划当中扶植出的项目大多数都是注重导演个人表达的艺术片项目,譬如《老兽》、《八月》等,都更加适合电影节而不是走商业路线。类型片导演的缺乏,似乎是目前整个电影市场都头疼的一个问题。

这方面发展最好的就要属忻钰坤了,他从FIRST电影节成名,之后加入由电影节主办的并驰Lab,并拍摄完成第二部影片《暴裂无声》。

从《心迷宫》到《暴裂无声》,围绕着忻钰坤的宣传团队都是统一的,不仅成功地推出了这两部质量过关的作品,也建立起了忻钰坤本人作为一个优秀的类型片导演的品牌。

「 资金充足,目标散乱 」

资金充足是BAT这几个扶植计划的优势,大而不当,则是他们的短板。

大公司因为风险考量,直接从开发阶段介入的项目往往都是大项目,合作对象也都是已经成名的导演、编剧,而小体量的影片想要获得支持,基本都得在有了成片之后,比如许多从FIRST电影节成名的作品,就会被大公司买走进行宣传包装,再安排上映。可以看到以上几个计划当中能够被观众所知的项目,基本都属于这个范围。

而大多数的扶植计划在操作当中,都属于大撒网式的收集项目,再找专家大佬站台,最终选出若干个项目给出一笔资金,但能否保证后续资源到位,让项目顺利进行,能否让青年导演真正得到成长,都不好说。反倒是类似FIRST电影节、宁浩的“72变电影计划”、以及贾樟柯的“添翼计划”等更加小而专的扶植计划,能够形成更强的凝聚力,团队经验也更加丰富。

从年轻导演的角度来讲,五花八门的扶植计划让人眼花缭乱,参加的流程、时间、需要花费的精力也都各不相同,如何做出选择,就得提前做好功课了。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