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更多BAT 全球需要更多FANG

2018-08-01 07:42 BAT科技网 BAT科技网

 2018中国竞争政策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由国务院与反垄断委员专家咨询组主办、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承办,本届论坛荟聚来自全球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国际组织的竞争机构代表、法官、学者、企业和律师,将和您一起回顾《反垄断法》十周年的点点滴滴,并展望中国竞争政策的未来。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在论坛上表示,技术成为市场竞争的巨大手段和推动力。互联网经济中,技术产品化和技术更迭的速度远远快过工业经济里的任何一项技术。简单来看,电的使用,当年的化工技术和汽车的使用与今天看到数字技术的使用,在推广周期和用户规模上都比原来快很多。过去,工业技术需要一百年才渗透到经济中,而今天只需要10年甚至5年时间就可以推广到一亿人口乃至十亿人口。

高红冰提到,2007年全球市值十大公司和2017年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公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网络科技公司占七位,前面五位都是美国企业,都在往万亿美元市值成长。阿里、腾讯也在往万亿美元市值成长,很大的比例过万亿,两万亿、三万亿美元的市值。但今天的监管框架只适合监管三千亿美元的公司,还没有适应监管一万亿美元,两万亿美元乃至三万亿美元的公司。

高红冰称,必须用动态竞争迎接挑战。动态竞争的背后,壳牌石油活了148年,苹果公司42年,而如今的独角兽公司平均年龄7岁,独角兽公司在快速地成长。中国需要更多BAT,全球需要更多的FANG,需要巨大的数字经济公司推动变革与竞争,带来新的数字经济和业态繁荣。

以下为高红冰演讲实录:

高红冰:我想与大家陈述的观点,数字经济在中国获得高速发展。数字经济发展是工业经济的建设性的破坏者,创造新市场、新业态、新经过,建设性的破坏者在引入激烈竞争,竞争背后动力,技术大规模渗透使用、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推动和发展(创新要素在经济社会的全面引入)。阿里巴巴实践看,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阿里巴巴今天。如果没有中国的世界工厂,没有移动互联网及PC互联网早期在中国的渗透使用,没有今天的淘宝和数字经济,不会有支付宝、余额宝。余额宝让银行睡不着觉。技术在经济社会大规模使用和快速地推动渗透,带来工业经济业态巨大变革,变革本身是今天讨论的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地推进,以及《反垄断法》在中国十周年的实施建立的法律框架,在这样的体系下达成的结果。

技术成为市场竞争的巨大手段和推动力。工业经济的技术和今天讨论的数字经济技术,技术产品化和技术更迭地速度远远地快过工业经济里的任何一项技术。简单地看,电的使用,当年的化工技术和汽车的使用与今天看到数字技术的使用,在推广周期和用户规模上都比原来快很多。如果讲过去工业技术一百年渗透到经济中,今天只需要10年甚至5年时间推到一亿人口或十亿人口的速度比过去快的多。高速迭代使得今天市场竞争变的异常激烈,异常活跃,这是我们讨论反垄断体系和竞争法体系不可回避的技术和经济业态。技术和经济业态中,不光是技术在变,技术产生新要素,要素是数据。当你看到机器人与李世石下棋打败李世石的时候,使用的是数据。数据有可能在改变今天的经济社会和生活方式,改变看到的是今天云、网、端任何层面大量普及,带来不是技术的简单使用,而是技术变成个人或私人使用的全社会基础设施。回想工业经济基础设施,机场、交通、水利、电力设施,要不集中在国家手里,要不集中在国有企业手里,要不就在大企业手里。今天每个人使用的手机就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装各种App以后,个人用户可以随便地进行选择。基础设施控制在大有企业和国有设施手中,个人没有选择。基础设施的私有化和泛化、个性化带来用户选择和福利,带来竞争激烈的程度。大家可以看到技术的普及,全球有三四十亿人口使用智能手机,2020年会有54亿人口使用。今天看到2020年会有500亿只智能终端普及,左右设施都生产数据,数据进一步推动市场产业结构的变化,推动竞争格局的变化。我们不可以回避今天看到的市场竞争背后的要素。2007年全球市值十大公司和2017年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公司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网络科技公司占七位,前面五位都是美国企业,都在往万亿美元市值成长。阿里、腾讯也在往万亿美元市值成长,很大的比例过万亿,两万亿、三万亿美元的市值,我们今天框架适合监管三千亿美元的公司,没有适应监管一万亿美元,两万亿美元,三万亿美元的公司。我们习惯管一只鸡,不习惯管一头象,怎么让监管大象的机构具有能力,真的与两万亿、三万亿美元规模的公司合作,创造新监管体系和框架。《反垄断法》十周年时提出这个问题,与业界监管者及所有专家学者一起研究讨论。如果这个问题有突破,对数字经济的发展和市场竞争有极大的价值,而不要讨论一年内两年内的小问题。

中国有200万出租车司机,网约车司机二千万,不是一个数量级。十年前,中国邮政一年送出去的包裹十亿只,今年看到的中国去年一年送出去的包裹400亿只,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因为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的渗透。支付领域,过去传统经济公司诞生VISA公司,每秒1.5万笔,移动支付25.6万笔每秒,不在一个数量级讨论问题。巨大互联网开放体系创造新经济业态出现时,我们所处环境已然发生巨大改变。

阿里商业实践为例。阿里巴巴2003年创造淘宝,2006年做一百亿交易额,2008年一千亿交易额,2012年一万亿交易额,2016年过三万亿人民币。成长速度不是阿里巴巴多聪明,而是中国市场竞争,世界工厂,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上千万的创新小企业,利用新技术和平台做生意,创造巨大的体量。过去工业经济中典型的案例-沃尔玛,沃尔玛全球连锁零售体系对应工业经济大采购、大生产(规模化生产),降低经济中成本,给消费者带来福利。网络经济发展(网络零售发展),创造新的分享对等协作的体系,使得交易额一样达到与沃尔玛一样的三万亿,2016年3月份发生的。紧接着它们又停下来,2020年交易规模突破七万亿,不会停。巨大开放体系之下,治理结构怎么做,竞争法则是什么,都可以重新思考。它很大要打掉还是大怎么让创新继续保持。我们面对高度动态竞争的无边界市场,高频次不断变化的技术和产业的分工体系市场,分布的共享互联开放体系。看到任何工业经济的公司,上游+下游不会超过10万家市场主体,但淘宝可以看到上千万的商家和几十万的服务商,以及接近十亿的消费者共存在市场上,大规模的开放体系。必须用共享、合作、竞争做市场的基本规则,背离必死无疑。必须用动态竞争迎接挑战,否则不会有未来。动态竞争的背后,过去桥牌石油活148年,苹果公司42年,今年的独角兽公司平均年龄7岁。阿里巴巴18年,腾讯20年,年轻公司正在创新中,独角兽公司快速成长。中国需要更多BAT,全球需要更多的FANNG,需要巨大的数字经济公司推动变革与竞争,带来新的数字经济和业态繁荣。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