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营销 > 正文

今日头条与腾讯的公关战,贯穿了整个5月

发布时间:2018-06-04 09:59       编辑排版:BAT科技网

即使张一鸣参加了著名的“东兴局”,但腾讯和头条的竞争不可避免。

今日头条与腾讯的公关战

今日头条和腾讯的公关战愈演愈烈。

5月30日下午3点40分,新华网发布一篇名为《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的评论文章,让腾讯和今日头条(字节跳动)又展开了一次公关口水战。

文章以“新华网北京5月30日电”为开头提到:加强网络游戏的监管力度,给少年儿童带来一个纯净的网络文化空间势在必行。对此,各部委文件一道又一道,媒体的批评一篇又一篇。但是,我们惊讶地看到,腾讯等大游戏厂商(平台)对此似乎无动于衷,几乎没有任何改正动作。

随即,这篇文章在网络上传播开来。今日头条以《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为标题进行了全网推送。在腾讯与今日头条大战正酣的背景下,被舆论质疑“刻意突出文章对腾讯的负面评价”。

有分析指出,今日头条推送《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一文与新闻常识相悖,该文不是出自新华社之手,却被冠上了新华社的名头。

那篇文章在新华网上以“无作者署名”出现,只有电头和责任编辑姓名;但是在今日头条上,则是以“裸文”的形象现身,没有作者、责任编辑、电头,这不符合常规新闻评论稿的逻辑,被部分舆论解读为今日头条投放的“软文”。

当日晚上8点,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在社交媒体上举了个例子说:“新华社专门报道了腾讯在贵州的数据中心。请注意,这个是有电头的,货真价实。”他提醒“某些没有常识的人,可以看一看”。

张军所指的电头是针对电讯稿件发出单位、时间和地点的说明。电头多放在新闻稿件的开头,用括号或比较显著的字体区别于正文,比如上图中的“新华网贵阳5月30日电”。

在腾讯,有传统媒体工作经验的人成百上千,对于纸媒、通讯社和广电媒体的运作规则了如指掌,像张军本身也曾是《羊城晚报》的资深记者,不可能看不出这些问题来。

张军把今日头条对待这篇文章的态度理解为“迫不及待”,他在回应中写道:“奉劝友商,别那么迫不及待嘛,改标题,改来源,全网推送,你还有什么做不到?!”

有数据显示,截止5月31日上午8点25分,新华网头条账号发布的《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一文在今日头条上的总阅读量为53万,有3685个点赞数,有1.3万个评论。

针对这件事情,今日头条方面在5月30日当晚作出回应,对外发布《关于今日头条<网友对少年儿童的戕害>》推送情况的说明》。

说明称:

5月30日15点40分,新华网发布稿件《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17点21分,百度新闻弹窗,标题为《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17点53分,今日头条值班人员注意到这个新闻,跟推了与百度新闻一样的弹窗内容。

这里的意思是,那篇文章不是今日头条改标题,改来源,全网推送的,而是百度新闻改标题,改来源,全网推送后,今日头条才跟上脚步,复制百度新闻的做法,进行了推送。

今日头条的意思是,这个属于百度新闻的锅,不应该让今日头条来背。

但截止5月31日下午,百度方面没有对此事件做出任何回应。

“今日头条”在推文中认为:

百度新闻弹窗修改了标题,把发布者从“新华网”改为“新华社”欠妥,从内容上看,并没有改变原意,也符合新闻报道的方式。

今日头条还“建议腾讯认真看一下新华网的文章,腾讯旗下游戏是不是对少年儿童产生巨大的不良影响,而不是依靠自己强大的社会影响力,对各方施加影响和进行无端指责”。

与此同时,今日头条方面还意味深长地表示:“希望腾讯真正能一视同仁,互联网短视频整治期间,微信封杀短视频链接;互联网游戏整治期间,也请封杀游戏链接”。

毫无疑问,今日头条和腾讯的口水战,是今日头条掌门人张一鸣和腾讯掌门人马化腾在朋友圈互怼后的延续。

5月8日,张一鸣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出抖音的在海外应用市场排名第一的截图,并且评论道:“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现身回怼:“可以理解为诽谤。”

自这次互怼后,双方的公关战表现得越来越频密。

先抖音还把腾讯给告了,并且索赔百万。理由是:因微信公众号“快微课”发布的《抖音,请放过孩子》一文中,虚构其视频来源,将明显带有“北京时间”、“秒拍”、“腾讯视频”水印的视频认定为是来源于抖音短视频的视频,虚构事实、故意混淆视听,侵害了抖音短视频的合法权益。

很快,抖音做的一个博物馆主体日H5广告,用户们在朋友圈转着转着,这个H5页面就变为了“仅自己可见”。抖音随后发出《关于博物馆H5两次被微信封杀的情况说明》,表达抗议。

5月18日,腾讯发布《关于进一步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公告》,公告明确提出“外部链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等法定证照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传播含有视听节目的内容”。

公告发布的第二天,有媒体指出,目前市面上人气火爆的快手、抖音、火山小视频、微博、唱吧、懒人听书、喜马拉雅FM、西瓜视频、秒拍、花椒直播、斗鱼直播等软件,已经被微信封杀。原因正是它们均未取得公告所指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从名单可以看出,头条系的产品最多,受影响最大。

事情至此,双方明枪暗箭,公关战愈演愈烈,火星四溅。

今日头条甚至在微信公众号推文称《封杀,很可能是腾讯表达敬意的一种方式!》:

不能否认的是,腾讯和今日头条在内容生态布局上,确实进入了全面竞对的状态中。不论是信息流还是短视频,腾讯都显得很被动,一直被今日头条牵着鼻子走,抖音做什么,微视就做什么,连最新推出来的三款短视频App,也全部集中在字节跳动旗下的短视频垂直赛道里,与西瓜视频、抖音、火山小视频短兵相接。

所以,即使张一鸣参加了著名的“东兴局”,但腾讯和头条始终是貌合神离,并没有走到一块。

双方的争斗,也让人想起张一鸣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的一番话:我创立头条,其实我也不是来成为腾讯的员工的。但这并不是说我们跟腾讯合作或者竞争有什么问题,更想表达的一个意思是说,我们希望能够自己成为一个对社会有很大价值的平台级公司,头条还是有自己的志向的。

不过,在这次的交锋中,舆论场不少声音表达了对腾讯的支持。像科技自媒体人“阑夕”的撰文评论有一定的代表性:

坦率的说,今日头条力推的那篇稿子写得极烂,不仅事实错误频出——光是「UP值」的发明就为媒体圈提供了充足的笑料——它太像一封大字报,只求激昂,不顾话柄。

“今日头条”官方微信推出的《关于今日头条<网友对少年儿童的戕害>》推送情况的说明》一文后,评论点赞数排前三位的,第一和第三条也似乎倾向于支持腾讯:

当然,一时的舆论风向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也很难言双方对错与是非曲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今日头条是“TMD”阵营中唯一没有站队的一家新兴独角兽公司,美团和滴滴都站队了阿里巴巴和腾讯,今日头条现在的独立性和“四处征伐”让它变得格外“醒目”。

在今年早些时候,就有传言称,从不站队的今日头条,有可能跟阿里走到一块。4月27日,阿里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公开予以否认:“很多人今天在传头条和阿里的绯闻,实际情况是我们各自守身如玉。”王帅称,阿里巴巴对文化产业有极大的兴趣和战略,但阿里巴巴无意也不善于媒体产业,未来也是如此。

2018年上半年,无论对于腾讯还是头条来说,从公关层面上看,都是多事之秋,从来不乏新闻,各种爆点频出。

而两家公司的火星撞地球,接下来会怎么演化,战争规模会不会上升到“3Q大战”的量级,还未为可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今年对于两家公司来说,都注定不会是寂寞的一年。


审核:ciweimeijiejun


凡本网注明来源:BAT科技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BAT科技网,如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如您对文章内容有疑议或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本站将在两个工作日内改正。互联网的本质是自由与分享,我们真诚的希望,每一份有价值的科技资讯能够在互联网中自由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