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镯多少钱(人世间)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人世间》原著中,秉坤家有一对祖传的玉镯,这是秉坤的奶奶传给秉坤妈的,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值些钱。

秉义小的时候周志刚曾请识货的人过过眼,识货的人一见就断定这是个好物件,可以帮忙寻找买家,自己从中挣点提成,被周志刚一口拒绝了。

家里虽然难但难不至此,毕竟是祖上留下来的好东西,留着传给儿孙,也算是个念想。

此后的周家日子不管多艰难,都没动过卖这对玉镯的念头,秉坤妈把它珍藏在一个红漆小木盒内,有时打开来看看,过日子的底气便更足了。

周志刚是西南“大三线”的建设工人,常年不在家。

赶上知青下乡潮,长子周秉义去了兵团,女儿周蓉为爱奔赴了贵州山区,只有“老疙瘩”秉坤留在了母亲身边。

长子周秉义和女儿周蓉隐约知道家里有那样一对宝贝玉镯,但都没见过。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倒是秉坤,在得知水自流和骆士宾被判刑后,心里着实担心郑娟一家的生计,于是打上了母亲这对镯子的主意。

这天,秉坤早早回了家,提出要陪母亲喝点酒,逗引母亲谈谈讲讲过去的事。

母亲被秉坤哄得高兴,趁着酒兴,秉坤便求母亲拿出宝贝让他开开眼,见识见识。母亲这才捧出了珍藏的小匣子。

没几天,这个小匣子便出现在了寄卖店的柜台上。

验物的老师傅一边用放大镜验看这一对玉镯,一边赞不绝口 :“好东西,好东西,玉是上等好玉,做工也属一流,多年没见过这么好的东西了!”

  秉昆问能当多少钱?

  老师傅说:“一对一千二百元店里可收下。”

其实秉坤是知道这对镯子升值空间大的,因为等他办齐手续第二次去寄卖店时,他听到那老师傅正在办公室与什么人通电话:

“您只管相信我的眼力好了,十年二十年后,这样一对玉镯绝不会再是现在这个价,翻十倍二十倍那是肯定的,太值得收藏了!”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可是秉坤当时没有丝毫的犹豫,第一因为是他想帮郑娟,实在是无法可想了;第二是镯子再值钱,可和郑娟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一比,那镯子简直不值一提。

就这样,用镯子换得的钱在秉坤这儿派上了大用场,支撑他养活了郑娟一家大小三年,直至两人做成了夫妻。

随着秉坤母亲变成植物人,即使被郑娟按摩的苏醒过来,也糊涂着忘了好多事,这玉镯在周家从此销声匿迹,再无人提起。

这对玉镯再次现身已是三十年以后了,秉坤和郑娟也年过半百,父母早已做古,小儿子周聪也已成人。

在这三十年里,秉坤数次经历了人生的大劫难:大儿子楠楠见义勇为丧身海外,自己无意致骆士宾死亡坐了十多年的牢。

这也才回来没多长时间,用拉苦力的钱赶着在春节前给媳妇郑娟买了台彩电看。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这年春节,姊妹们也照例团聚在了光字片的秉坤家,电视上正播放着一个收藏鉴宝节目--《新春亮宝》。

里面演到有个青年,展示了一对玉镯,说他爷爷当年在寄卖店工作过,三十年前收下了这对玉镯,当镯子的人没在规定时间内赎回,他爷爷识货,断定那绝对是好东西,就自己买下了。

专家问买时花了多少钱?

青年说当时花了一千二百元,这在当时也是笔巨款了,爷爷为此还向别人借了钱。

专家恭喜那青年,说他爷爷有眼光,太值了,说那镯子是上品美玉雕琢而成,若在咱们北方出手,价格会低一两万。如果到南方出手,七万八万也会有人买的。

在电视前观看的蔡晓光都不禁瞠目结舌,他自言自语:“八九万够买一辆‘夏利’ 车了。”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对看客中触动最大的无疑便是秉坤了,因为只有他知道,这对镯子正是当年被自己贱卖掉的那对。

母亲走后,周家人甚至都忘了那对玉镯的存在,再没人提起。

看到电视里这一幕,

周蓉若有所思地问:“秉昆,我记得当年常听咱妈说,咱家也有一对 镯子,哪儿去了? ”

秉昆说:“让咱妈有一次掉在地上摔碎了。”

周蓉说:“可惜了。”

秉昆说:“摔碎了我请人鉴定过,根本不值钱。”

周蓉就不再追问什么了,她一点儿都没怀疑秉昆。

秉坤的内心却像掀起了滔天巨浪,往事像过电影似的,历历在目,种种滋味齐泛心头。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当年,倘若父母没有为家中留下这么一对玉镯,当水自流和骆士宾被判刑后,自己就会对郑娟家的惨状无能为力。

既然帮不上忙,不管他对郑娟如何恋恋不舍,他也不会涎着脸再登郑娟家的门了。

如果是那样,他这一辈子就会背上很大一笔良心债,

对郑母的:

这善良的老妇人对自己是寄予了厚望的,她信任他,觉得自己是好人,可以给女儿踏实的依靠和稳妥的幸福,可如果没钱,自己就会辜负这老妇人的殷殷期望。

对光明的:

这个瞎眼的少年眼盲心却不盲,从他亲热地叫自己“秉坤哥”开始,他就一直觉得秉坤哥是有担当、值得托付的。

他把秉坤当成了他生命中的一束光,自己如果从此再不登门,就等于是将他唯一的光生生掐灭,让他继续在黑暗和绝望中摸索。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对郑娟的:

他爱郑娟,打一见面动心的那刻起,他就觉得自己将来的媳妇就应该是郑娟这样子的。

可是他又是这样一种顺从听话的性格,断断不会为了娶一身有那么多拖累的寡妇弃父母的脸面于不顾,与父母决裂。

所以没有了送钱这个理由,他便不会再顶着压力和流言蜚语继续和郑娟来往,日子久了,自然也就断了。

对楠楠的:

他和楠楠就会没有二十来年的父子缘分,郑娟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楠楠那么小,或许会早早夭折,也或许会跟着母亲,在贫困的生活中吃尽苦头。

自己呢,当然以后还会娶妻生子,可是对这一家人的惦念会永远纠缠他,让他想起便辛酸地想掉眼泪。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自己当年偷着卖了母亲的宝贝镯子一直惴惴不安,就担心母亲发觉后伤心。

谁料命运捉弄,母亲竟然被姐姐和姐夫的事所惊,脑溢血突发成了植物人。

当时的秉坤都懵了,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哥哥在兵团,姐姐和姐夫则吉凶未卜,却派人送回来年幼的小外甥女。

自己刚从酱油厂的工人借调成了报社编辑,做着喜欢的工作,正准备大干一场,家里却状况百出,那段日子现在想来都心有余悸。

幸好郑娟这时候出现在周家,简直就是周家的贵人。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郑娟是来报恩的,她已经知道水自流和骆士宾被判刑后,一直是秉坤在拿自己的钱供养她们家。

尽管郑娟也担心过秉坤钱来路不正,可因为孩子当时还太小,她不能出去赚钱,所以只能装不知情赧然接受。

可是这份情郑娟一直记在心里。当知道是秉坤卖了传家宝贝后得来的钱,郑娟既觉心里那块担心的大石头落了地,又大为感动。

现在秉坤家有难处,郑娟决心为报秉坤的恩情替他打造一个稳固的大后方。

那两年,郑娟无怨无悔地替秉坤照顾着一个植物人母亲,一个幼小的外甥女,外加郑娟自己还有瞎眼的弟弟和年幼的儿子。

就这,郑娟仍能做到让破旧的周家永远窗明几净,秉坤回家总有温热可口的饭菜。

雪上加霜的是,秉坤被姐夫的诗所牵连,也被关了一段时间。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郑娟就一个人默默替秉坤撑起了这个家,除了繁重的家务照做,她还得为秉坤担惊受怕;替秉坤为分散各处的周家人写信报平安安抚人心;还得将钱一分掰成两半用,计算着维持家用。

关键是郑娟都不肯先花秉坤留给她的家用和周父寄回来的钱,而是先花着郑母留给自己姐弟俩的伴身钱。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就这样繁重的工作量,郑娟还在天天坚持给母亲按摩,最后竟然让母亲成功苏醒过来。

那样的日子苦是真苦,可是,如果不是那么苦、那么难,他家人决计看不到郑娟的好。

也正因为有郑娟这样的大恩垫底,周父回来才痛快地接受了郑娟这样条件的女人做儿媳妇,秉坤也才得偿所愿和郑娟领了结婚证,做了恩爱夫妻。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让秉坤欣慰的是,命运其实还是很眷顾自己的,正好祖上传下来这么一对宝贝镯子,哥姐又是那样的有出息,从未觊觎过家里的宝贝。

当年姐姐学习好,一心想着考大学以后当大教授,父亲兴奋地表态:“支持!砸锅卖铁爸也支持!”

母亲却说:“也不至于到砸锅卖铁那地步。女儿,爸妈保证,只要你 考上了,爸妈就肯定供得起。咱家不是有家传的值钱东西嘛!”

姐姐立刻明白了妈指的是什么,扑哧笑了,旋即庄重地说:“爸,妈,我不但有信心考上大学,而且有信心靠勤工俭学读完大学,那东西当传家宝留给你们小儿子吧。”

哥哥更是弟妹学习的榜样,事事争先,什么都靠自己,更不会惦记这对镯子。

家里只有父亲知道自己把镯子给卖了,也提过一嘴说让赶紧赎回来,可终不了了之。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母亲苏醒后,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她倒是一直记得有这对镯子。

有次秉坤不在家,母亲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镯子,郑娟心里知道怎么回事,吓得手足无措。

幸好秉坤及时赶回来哄住了母亲,可也得知:母亲找镯子竟也是想把它给郑娟,好报答她对周家和自己的大恩。

所以这对玉镯冥冥中呆在周家好似都为这一个目的,那就是助秉坤娶到郑娟这么好的媳妇。

自己虽然先斩后奏地做了,可父母的态度说明他们是赞成这么做的。


《人世间》:周家再也收不回来的家传玉镯价值飙升,秉坤五味杂陈

三十年的风风雨雨,相濡以沫下来,他越来越觉得郑娟的好。

有一类女人似乎是上帝差遣到民间的天使,只要她们与哪一户人家 发生了亲密关系,那户人家便蓬荜生辉,大人孩子的心情也会好起来。她 们不一定是开心果,但起码是一炷不容易灭的提神香。

对于周秉昆,郑娟便是那样的女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看着坐在前面的妻子的背影,仍能感觉到自己绵绵的爱意。他听着她哧哧的笑声,觉得仍是世上最能使自己喜乐的声音,比什么音乐都好听。

所以,不管那对镯子现在如何增值,价值千金或者万金,秉坤只有感恩,却绝不后悔。

如果没有那对镯子,他和郑娟就没有半生的相互扶持、相依相伴,可如果没有郑娟,他手里即使现在还死死攥着那镯子,又有什么意趣呢?

一念及此,他就对郑娟妈妈,对自己的父母,还有对那对玉镯,心生出无限的感恩来。

“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世间能安抚人心的,永远不是有价的宝贝,而是无价的真情。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刘楠远”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刘楠远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刘楠远”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目录auth下缺少key.txt,请前往官网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