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肌三件套多少钱(春节前郑州美甲店一位难求)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 张逸菲/文 受访者供图

农历新年进入倒计时,郑州女士们的变美大计也丝毫不落后。疫情缓解后,除了做头发,爱美的女士争先恐后向心仪的美甲店预约美甲,稍微晚一点还预约不到。

春节前郑州美甲店一位难求!有店铺美甲价格达200万一平方米

近年来,美甲店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价格也越来越贵,郑州有一家店最贵做出近2000元一双手的美甲,按十指尖十平方厘米算,这就是200万一平方米的天价

为什么有的美甲这么贵?贵在了哪?

做指甲难预约,一家店平均一天接待近80人

临近过年,网络上流行起过年三件套:做美甲、做睫毛、烫头发,这也让刚从疫情解脱出来的郑州美业市场有了甜蜜的烦恼,消费者太多、每人恨不得掰成三瓣儿用,这可怎么好?

春节前郑州美甲店一位难求!有店铺美甲价格达200万一平方米

​“政府放开对美业类店铺的管控之后,门店的顾客量就迎来了激增,”郑州市金水区建业凯旋广场的杨梅桃李美容美甲沙龙店长诺诺说,元旦后的疫情让店铺歇业半月有余,他们一度担心会错过每年仅此一次的美甲黄金期,“我们在熙地港附近还有一家店,这几天,平均每天都要接待七八十位顾客做美甲。”

不只是杨梅桃李,中原区中原万达的一家预约制美甲店也在26日早早在朋友圈挂出“年前所有空位已约满”的通知,金水区另一家美睫美甲店也通知,顾客确定好时间后需交50元定金,如果迟到20分钟,预约则自动取消,且预约金不退。

“最近真的太忙了,”店员抽空才能聊上两句,“后面还有一批等着预约的客户,迟到只能取消订单,希望大家都能理解。”

为什么美甲成为了可以与烫发并驾齐驱的过年必备?并且在日常生活中,成为了比烫发更频繁​的​变美大计?

“疫情肯定要背锅,”顾客白梦迪对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说,“成天戴口罩,口红没处用,只能想办法往露​的​出来的地方捣饬。”

的确,疫情让原本开展如火如荼的“口红效应”失灵,做美甲也是点亮自己的一种方式,“做完指甲,手部肯定会显得很精致,”顾源源是一位白领,每年平均要做8-9次美甲,“心情也会变好,而且还挺上瘾。”

200万一平方米的天价

1月27日上午十点,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来到杨梅桃李熙地港店,店里做美甲的区域已经有三位顾客在,诺诺说,平时这个时间,​两个​店都刚开门,“复工后直到农历新年之前,我们都是早上九点上班,凌晨一两点才下班了。”

一天工作超12个小时,即使这样,还有不断预约想要加进来的顾客,但是每店人手就那么多,每天服务七八十位顾客,真的已经是美甲师们的极限。

“按照每位顾客两个小时算,一位美甲师大概每天要服务6位顾客,”诺诺说,“而在平时,大概只有2-3位。”

​两个小时的美甲时间是最少,有些顾客要求做复杂的款式,最多有人花8-9个小时,“服务​时常​一定是和价格成正比的,”诺诺说,“有人说现在做美甲贵,其中最贵的就是人工和时间成本。”

据了解,目前杨梅桃李做过的最贵指甲,两只手收费近两千元,“顾客选的最好的甲油胶,美甲师在她的指甲上画了一幅幅仕女图。”

两只手​指甲​按照10平方厘米2000元算,折合下来,一平方米都能达到200万的天价,这比北上广最贵的房子单价都要贵,诺诺见过类似这种算法,“我觉得就是网友们觉得好玩,我知道上海一家美甲店,一根指头的美甲就要一千多元。”

杨梅桃李最便宜的团购甲油胶是198元,诺诺说,店内会根据甲油胶和款式、以及是否贴甲片综合计算,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也走访了其他美甲店,发现美甲价格便宜的从几十、到上百、甚至近千的都有。

河南以3.4万家的美甲企业数量,位居全国第五

什么决定了美甲店的定位和定价?

“最主要的是产品的选择。”诺诺说,杨梅桃李的定位是日系美甲,店内的甲油胶基本都是日本进口;店铺的成长也伴随着“中转日”概念在美甲行业的根植,这使得这类以日系美甲为定位的店铺,起价都不低。

根据企查查提供的数据,2010-2019的十年间,全国美甲相关企业,从2010年的0.6万家,以直线上升的态势增长到2019年的10.1万家,同比增长52.37%;而截至2020年8月,我国美甲领域相关的企业共有61.71万家,河南省以3.4万家的数量位居全国第五。

郑州市的美甲店在最近这几年中,的确增加了不少。诺诺说,自4年前开店时,郑州市内已有不少美甲店,不少还是已经颇具规模、连锁加盟的店了,一些连锁店内甲油胶有国内的和日本、韩国胶,所以价格区间也可以拉大。

影响价格另外的因素是人工和时间成本,如果只涂纯色,有的店半小时内就可以完成,但中高端店内美甲步骤繁复、服务细致,很考验美甲师的水平和服务时间,更别说前期投入的对美甲师们的统一培训费用了。

“但我非常开心看到郑州市美甲行业的遍地开花,”诺诺说,并不害怕竞争对手增多,从另一方面来看,竞品的增加,对始终坚持做品质和服务的店铺来讲,是一件好事,“顾客们有的是机会做选择和对比,反而能让他们在实践中对于品质有自己的要求,可以说,市场可以帮我主动进行淘汰和优化。”

(编辑 王红春 苗亚祥)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陈俊东”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陈俊东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陈俊东”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目录auth下缺少key.txt,请前往官网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