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针胰岛素多少钱(胰岛素最高降价超70)

胰岛素费用曾是糖尿病人生活费的两倍,现在每月只要花几十元了

文/凌馨 辛颖 郝欣宇 阳尚吕

编/王小

胰岛素最高降价超70%,算算1.4亿糖尿病患者的经济账

图/pixabay

2021年11月26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胰岛素专项采购结果出炉,降价幅度最高超过70%。

“那是便宜多了。”听说胰岛素价格可能会再降30%到70%,打了15年胰岛素的糖尿病患者李珍珠对《财经·大健康》说。

喜欢旅游的李珍珠,每月会到社区医院配六支胰岛素,因为种类和品牌不同,总的药费在300元—400元之间,若在上海一级医院随访,医保可报销15%,她自己付不到60元。再加上胰岛笔的针头每个自付0.4元—0.5元,一个月共花费80元—90元。

李珍珠收入尚可,对价格没那么敏感,但她知道一些病友选择服药控制血糖,是因为吃药比注射胰岛素便宜。

国际糖尿病联盟(IDF)2021年11月数据显示,中国约有1.41亿成年人患有糖尿病,与糖尿病相关的医疗支出位居世界第二,为1653亿美元。

胰岛素费用曾是患者生活费的三倍

章霖是一名一型糖尿病患者,现年38岁的他已经用了24年胰岛素。每顿饭之前都得打一针,这叫餐时胰岛素,早起或睡前还得打一针基础胰岛素,“很不方便,有一次我外面餐馆打针,还有人来问我是不是在吸毒”。

注射胰岛素不能中断,因为一型糖尿病是由胰腺功能异常引起的,基本不能靠自身分泌胰岛素。章霖在上初中第一次发病时,就因为酮症酸中毒直接住进重症监护室(ICU),经历了一周的一级护理,又在医院住了一个月,花了三五万元才出院。这是1997年,全国人均年收入还不到3800元。

出院后,章霖过上了每天打胰岛素的日子。他还记得,2001年自己上大学后,每个月的生活费是500元,包括吃饭和零花,而打胰岛素所需的药费就要1400元。

彼时,一支餐时胰岛素要80元—90元,基础胰岛素当时更贵,要每支270元。市场上的胰岛素每支基本都3毫升,含有300个单位的胰岛素,章霖每周各要用掉一支。加上每打一次就要换个针头,一个针头2元多。

血糖监测也要花钱,指尖血糖试纸每片3元—5元,按照医生要求,一天得测3次—5次,这每月又得花去至少300元。

章霖一算,即使按最低标准执行,每个月为糖尿病花的钱,就要近1900元,而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月收入是1800元。

胰岛素最高降价超70%,算算1.4亿糖尿病患者的经济账

图/pixabay

胰岛素是中国市场上最大的降糖药品种。据米内网数据,2020年中国公立医院胰岛素用药市场接近270亿元。

“一型糖尿病患者不一定走医保,家长都担心留下记录影响孩子的前途。”章霖虽然家境不错,还是感觉到压力。他自己减少了血糖监测的次数,每天只测一次空腹血糖和一次餐后血糖,针头也重复使用。

工作多年,章霖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两种胰岛素的零售价也都略有下降。不过,进口品牌的基础胰岛素类似物还是要将近每支200元,餐时胰岛素则是70多元。这样一来,每个月的基础费用,降到了1500元左右。2021年,湖南部分县城的最低工资标准是1520元。

如果要成为一个严格遵守医嘱的病人,章霖还得每三个月到医院接受一次针对糖尿病人的体检,包括糖化血红蛋白检测和一套大生化检查,检测内容有肝功、肾功、电解质、血脂等。这些都是必要的监测项目,尤其是肾功能,心脑血管疾病和肾病都是糖尿病患者最严重的并发症。一次体检费用300元左右,医保可以报销。

若要严格计算,章霖每个月还可能有一笔支出,就是门诊随访的挂号费14元。不过,生活在上海的他如果选择在社区医院随访,则不必支付这笔费用。

需要说明的是,章霖作为一名一型糖尿病患者,属于病情较为严重的,每月的胰岛素用量也会高一些。

青岛滨海学院附属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仲威振介绍,胰岛素的用量应随患者胰岛功能和对药物的敏感性调整。“大体上,体外使用胰岛素在48个单位左右,不超过60单位,每餐前的餐时胰岛素是4到6个单位,最高10到12个单位。”

以此推算,病情相对稳定的二型糖尿病患者,如果和章霖一样使用类似用药方案,每月药费是300多元,这与李珍珠的药费相近。

集采最高降价超70%

11月26日的国家集采覆盖3.2万家医疗机构需求,涉及采购金额约161亿元。

在经历了此次胰岛素集采后,章霖和李珍珠每个月所需支出的费用,将分别下降500多元和100元左右。这是因为二人的用药方案和药物品牌不同。

此次参与药品集中采购竞价的11家企业可分为三个阵营,首先是占据市场约72%份额的跨国药企,有诺和诺德、赛诺菲和礼来三家;第二阵营是近来快速增长的国内药企甘李药业、通化东宝和珠海联邦,这三家约占27%的市场份额;余下不到1%的市场分给五家新入局者,有江苏万邦、合肥亿帆、合肥天麦、浙江海正、宜昌东阳光。

李珍珠用的两款药都是进口品牌,分别来自诺和诺德和礼来,包括一款餐时人胰岛素和一款预混胰岛素类似物,分别降价20多元和30多元,降价幅度均在42%左右。

“从招标结果来看,占有市场优势的跨国药企,根据规则贴紧降幅40%的中标线或略高报价。国内企业降价幅度普遍在50%以上,最高72%,甘李药业的降价幅度更大基本在60%以上。”广州彤云医药创始人点苍鹤对《财经·大健康》分析,根据规则,报价越低,可分得的市场就越大,报价策略直接体现想要保市场还是保价格。

胰岛素最高降价超70%,算算1.4亿糖尿病患者的经济账

一位医药行业投资人分析,不会影响胰岛素的整体市场格局。此次集采规则设计温和,最终只有江苏万邦的一款人用胰岛素没有中标。

“江苏万邦的报价没有达到40%,有可能想保住价格,并依靠院外市场维持份额。”一位医药行业内人士分析。

不过,院外市场未来难度可能会增加。比如,诺和诺德门冬胰岛素注射液在集采中降价至43.20元。而根据315价格网数据,目前在药店的价格为56元—95元不等,少有药店能拿到比集采更低的价格。

一些享有医保报销资质的特药药店还值得企业拓展,如在武汉市确认为门诊重症,可以在特药药店购买胰岛素,居民医保报销比例为50%,职工医保是报销比例80%,每年最高有700元的限额。

随着胰岛素集采的推进,未来或许会有更多患者受益。IDF数据估计,目前中国超过一半的成年糖尿病患者未被确诊。全世界每两名糖尿病患者中,就有一名需要胰岛素的患者无法获得胰岛素或负担不起。

李珍珠打胰岛素的费用听起来不算多,但与她的朋友姚欣健相比,就算很贵了。姚欣健现在是通过服药控制血糖,一天四片盐酸二甲双胍,每片不到3分钱,一个月总药费3.5元,自己只要出5角钱。

“糖尿病如果能早期干预把血糖维持在正常范围,费用相对来说没有那么高。”仲威振强调坚持用药的重要性。他举例称,如果糖尿病发展到后期出现糖尿病足等问题,可能要截肢甚至换假肢,费用就要几十万元。

如果不能坚持用药,糖尿病的严重并发症还会危及生命。仲威振曾接诊过一位病人,在上世纪90年代就查出糖尿病,但无论医生建议服用二甲双胍或是注射胰岛素,都被这位病人拒绝了,一直发展到肾功能受损才开始用胰岛素,此时,他已经出现肾衰竭,最终不得不花40万做了肾移植手术。

肾功能严重衰竭的病人,往往不得不通过透析维持生命,仅这部分费用,每周就要300元左右。因为肾功能受损带来的其他并发症也要用药,每月还要再花2000元—3000元。仲威振说,有很多人被透析耗空了钱,最终负担不起,“碰到过不少病人,最后人财两空”。

对正在使用胰岛素的1000多万名患者来说,坚持用药是必须的,若按IDF测算,还有1000多万患者应用而未用胰岛素。过去的十年间,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增幅达56%,预计到2045年将增至1.75亿人。

河南省疾控中心慢病所曾对糖尿病患者进行抽样调查,发现在2015年—2016年间,患者平均每年要为治疗糖尿病花5000元,间接支出将近2500元。这还没有计算糖尿病+高血压共患病群体。

若仅计算已经确诊的7000万名糖尿病人,全国患者每年因糖尿病而产生的支出达3500亿元。这个数字,比2020年青海或西藏的国民生产总值还高。


#胰岛素国家集采#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李书一”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李书一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李书一”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目录auth下缺少key.txt,请前往官网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