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令胶囊多少钱一盒42粒(举报患者一人拿7张医保卡开药)

举报患者一人拿7张医保卡开药,返聘主任医师处方权被停,称被人指责“返聘的哪那么多事”,医院成立调查组

“我们俩都是从医40多年,在当地医界还是有一定影响,我们就觉得咱没犯什么事,我们实名举报有人套取医保基金的情况,但11月6号人家找了个借口,就把我们俩给pass掉了。”

12月18日,河北廊坊某医院68岁郎医生向华商报记者反映她的困惑和不解。截至当日,郎医生和同事方医生已被停止处方权一个多月。18日,两名医生以“一名老中医”的名义,在今日头条发文《我们的医保基金被人偷走了》,称两人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站出来,希望能够引起关注。

举报患者一人拿7张医保卡开药,返聘主任医师处方权被停,称被人指责“返聘的哪那么多事”,医院成立调查组

两位返聘主任医师在今日头条发文《我们的医保基金被人偷走了》(截图)

12月21日,华商报记者从该院证实,医院已成立相关调查组,调查处理,有进一步情况会及时向社会发布。

>>>主任医师爆料

“7个人十多万花的都是国家医保基金”

“我们俩都是退休返聘的主任医师,医院是国家三甲医院。”郎医生介绍,去年9月在这家医院的特病科工作时,遇到一个很奇怪的情况,有一名尿毒症患者一人拿着7张医保卡以“肾功能衰竭”来开药。

“我从医多年,一眼就看出他是透析病人,因为肾病病人脸是黑色的,其他的6个人就不露面,但单据上写的也是尿毒症患者,而且他每次来都会开33盒开同、36盒罗盖全、50盒百令胶囊、45盒尿毒清。”

郎医生解释,尿毒症患者是医院临床需要透析的病人,和普通的肾病不一样,每人每年封顶可以享受国家给予的15万元医药费定额,但普通肾病患者一年只有5000元医药费。

郎医生提供了电脑开药记录,算下来开同一盒267元,罗盖全一盒50元,百令胶囊一盒64元,尿毒清一盒65元开,再加上其他的药,价值1万多元,“他们每人一万多元,7个人就是十多万元,都不是自费,花的都是国家的医保基金。”

>>>不考虑副作用

“不看病情尿毒症患者有这么吃药的吗”

“因为其他患者没见来,我问他为什么都是你来呀?41岁的他说他学雷锋,他每次来都是拿一样的这4种药,不可能每个病人每次都一样,而且每次都是按最大量取药。”

郎医生告诉华商报记者,这些药并非透析病人需要的药,而且要根据病情只用一种,还要看临床化验报告来决定。

“我发现之后就向医务科反映,还把相关人员叫过来看,他们也从电脑上拍了截屏,我说给他这个尿毒症患者有这么吃药的吗?开同副作用升高血钙,开同和进口药罗盖全都是按9粒去吃,这个相互副作用病人受得了吗?如果肾的功能萎缩,肾脏都不过滤尿了,只能通过血液透析把杂质排出体外,吃多少药都白搭。”

郎医生解释,“像开同最大量,每天一次9粒,一天3次,也就是27粒,这一盒100粒吃3天多,这得根据病情开药,比如临床症状明显的,有蛋白尿乏力的也可以开两三粒,没有上来就八九粒这么开的,在不透析的情况下,绝对不允许吃这么多。”

郎医生表示:“他每次来拿7张医保卡就能取药,这本身就是违规的,是不允许的,按规定必须是一人一卡,这张卡必须跟医保的信息联结,正常情况下得拿医保卡和本人近期病例和化验单等开药,我问过他怎么开这么多药啊?他说甭管了,就按上个月他们给我开的那么开吧,没问题,就这么吃。”

>>>自称医院有人

“回回拉一小车子药脸上有丰收的喜悦”

郎医生介绍,因为不给开药,这名尿毒症患者索性就坐地板上耍赖,还和院领导称兄道弟,自称为什么不上其他医院,而是上咱们医院来开药,因为他认识主管医保的院领导,说来这里开药方便。

“后来他要给我卡,要跟我交朋友,还说请我吃饭,我没有点破他倒药。”郎医生说,她和方医生碰见好几回这名患者倒腾药,问他弄这么多药干啥,他说弄点钱花呗。“他这一趟药就是1万多块钱,他在我们大厅每次拿药还有帮手,有三轮车在外面停着,回回拉那么一小车子药,离开时脸上有丰收的喜悦。”

该院已退休6年的方医生向华商报记者证实:“他老来,一个人拿7张医保卡,他一个人开7个人的药,开的药都一样,每次都拿一辆三轮车拉走,两边的车把上挂两个书包,装的都是药,我因为碰上了,就问他干嘛开这么多药,吃不了就过期了,他说换点儿钱花。”

66岁方医生表示:“因为他老来,混熟了他就说认识院领导,我们不给他开,他还想收买我们,我们都是50年代出生的人,比较正直,爱憎分明,看着国家资金流失就特别心疼,所以就拒绝给他开,他当时还想打郎医生,威胁说他在医院有后台。”

>>>医保管理漏洞

拿九旬老人医保卡3天刷4万多元药

郎医生认为,医院医保管理中有漏洞,有人拿着一位老人的医保卡来开药,郎医生提供了截屏证据,今年9月一天就开出价值2.4万多元的药。

郎医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其中最贵的是日达仙,500元一支,这是进口法国的增强免疫力的药,它是免疫制剂,打上以后能提高人体免疫力,其他还开了新赛思平、伏立康唑,尽管也可能给一个病人用,但这需要看很多临床的表现,岁数大了,身体弱了,经常感染,可以打一些日达仙,但是正常人每周最多打两针,高龄老人最多打一针,这个老人是90岁,有人拿老人的医保卡3天刷了4万多元,光日达仙就是40支。”

郎医生表示,这样开是严重超时超量的,而更离谱的是,还给老人开了脏器移植专用药新赛思平,一盒是500元,从今年4月到7月的3个月时间里,老人的医保卡就刷走了8万多元的药。

>>>举报骗保惹祸

处方权被停 “退休返聘的哪那么多事”

方医生告诉华商报记者,除了找过廊坊市卫健委,还曾向廊坊医保局反映,“去年就实名举报,我们打过举报电话,我们太生气了,找谁都没解决。”

“我给医务科反映了四五次,我们也给主管院领导实名举报,递交了书面材料,但人家找了个借口,就把我们俩给pass掉了,11月6号就停了我们俩的处方权。”郎医生说,多次找主管院领导反映,最后得到的回复是:“你们退休返聘的哪那么多事,不老实就滚蛋。”

郎医生说:“我们接诊都是在电脑系统里开方子,人家把我们的工号给pass掉了,就没法使用电脑,没有处方权就意味着不能继续坐诊了。当天下午4点多,我们接到医务科的电话,当天是星期五,快下班的时间,也找不到领导,到了星期一(11月9日)我们去找院长,院长说是为了保护我们,说我涉毒开药,说我开蟾酥粉涉及麻醉毒品,说方医生对女性患者开治疗前列腺的药物,蟾酥粉是中草药饮片,我联系麻醉药管理局麻醉毒品并不包括蟾酥粉。”

郎医生并不认同院领导所谓停处方权是出于保护的说法,“蟾酥粉一共是47张处方单子,不光我一个人开,涉及多名医生,但别的医生都没问题,还在岗上班,唯独我们俩被停了处方权,这不是打击报复吗?”

郎医生介绍,他们多方反映均无结果,“上个星期我们去找廊坊市卫健委主管领导,说会跟院长讲恢复处方权,我们也找了廊坊市医保局,反映材料也给了。”

郎医生表示,向媒体曝光的目的是希望能遏制骗保行为,如果说有什么私心的话,就是希望能恢复工作,早日回去坐诊。

>>>涉事医院回应

医院成立调查组“市里也在管这个事情”

12月21日,华商报记者多方联系该院主管医保的副院长,但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华商报记者联系医保办,工作人员表示需联系医务科,“医务科会统一答复。”华商报记者按照这位工作人员提供的医务科周科长的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周科长去开会了,不清楚什么时候会议结束。

举报患者一人拿7张医保卡开药,返聘主任医师处方权被停,称被人指责“返聘的哪那么多事”,医院成立调查组

医院通报称成立相关调查组,本着公开、公正、客观、透明的原则进行调查处理

无奈,华商报记者联系院办,一位院办工作人员向华商报记者证实,“我们医院正在进一步核实这个事情,这个事件我们现在还在调查当中,我们医院已经成立调查组,市里也在管这个事情,但不方便透露什么,后期如果有处理结果会在我们医院公众号上发布。”

这位院办工作人员还证实,两位举报的医生并没有解除返聘,涉及的副院长也并未被停职调查。

华商报记者在该院官网首页看到的一则声明显示:“近日,网上出现了有关我院医保方面的帖子,我院高度重视,及时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成立了相关调查组,本着公开、公正、客观、透明的原则进行调查处理,有进一步情况会及时向社会发布。”

>>>专项检查整改

两医生因开药不正规被停职停处方权

华商报记者获得的11月6日《2020年医保、大处方等专项检查反馈情况》文件显示,医保专家检查发现该院门诊特殊疾病处方管理非常不规范,郎医生和方医生开具处方不写诊断,开具药品与本身疾病不相符,比如对女性患者大量开具前列腺癌的药品,每天大量频繁开具蟾酥粉,非常不正规,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要求院方对两位医生严肃处理。

同日,医院相关整改方案显示,方医生对女性患者开具治疗前列腺的药物,且对同一患者开具多种癌症肿瘤药物,并无法对患者进行准确诊断。郎医生开具的蟾酥粉处方为大处方。整改措施是对特病门诊两位医师进行停处方权、停职处理,由门诊办、医务科联合纪检办进行深入调查,加强对特病门诊的管理,对业务不熟练、医保制度不熟悉的医师进行调离岗位。

>>>医生称被报复

借医保联查说事 和举报套保是两码事


对于医院指出开处方的问题,郎医生解释说:“实际上是他们借医保联查,11月6号到医院检查,我们俩当时就被点名要求处理,为什么不交给医院调查核实后再处理,就是当天当场就给处理,当天就把我们俩的处方权给停了,显然就是冲着我们俩去的,这就是打击报复啊。”

郎医生表示,从10月份就陆续就给院领导反映套保乱开药问题,“我们在11月6号之前就给院里反映了,院领导还在档案袋上批示说要查,医务科当时也说的确有问题,但到12月8号,院领导的就突然变脸,通知我们说以后别找他了,举报的事他不受理。

针对医院通报的对女病人开治疗前列腺的药物,方医生承认确有其事,但她认为拿这个说事是有意给自己穿小鞋。“那是2017年的事,早已解决,这个患者是拿北京大医院的处方来,当时让我抄方,医保科说不让开,我后来就没再开,我就开这一盒药,这也不是大处方,这个事和我们举报套保开药是两码事,这时候拿这个说事,就是给我们扣帽子。”

(注:为保护隐私,两位举报医生均为化名)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赵云峰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热线电话029-88880000)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华商连线】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任何平台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刘熙东”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刘熙东
免责声明:本文章由会员“刘熙东”发布,如果文章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于本站联系
目录auth下缺少key.txt,请前往官网获取授权